标签: 绿色浦乡村小学足球兴趣小组计划

非凡十年 托起山村孩子的梦想

(焦点访谈):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前行,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焦点访谈》从今天开始,聚焦“非凡十年”,关注我们身边的巨大变化,记录着满满的获得感。这些孩子是甘肃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他们今年都满十岁了。别看这些小朋友的人生阅历还很短,但却已经体会过两种不同的生活场景。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推进,当地在戈壁滩上开发建设了生态移民新区,将乡亲们陆续搬出了大山。新村很美观,但最漂亮的是学校。2018年的这场搬迁,就将孩子们的生活分成了前后两半。前半部分是在深山沟壑中玩耍,后半部分是在足球场草坪上奔跑。

富民完全小学坐落在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是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的配套工程,也是一所在戈壁滩上新建起来的小学校。全村适龄儿童都可以在这里接受小学义务教育。塑胶跑道、标准的八人制足球场是这所小学校里最靓丽的风景。这里的孩子大多是从古浪县南部山区搬迁下来的。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校长朱世云说:“过去基本上都是土坯教室、土操场,一块平整的操场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一种奢望。在我们印象当中,那些孩子整天都在土里面做游戏,感觉身上都是土里土气的。”

高嘉欣是个喜欢音乐的孩子,小时候奶奶吹奏的口琴,曾是她最美好的记忆。但是不管怎么练习,高嘉欣总是不得要领。她不像奶奶那么有经验,在口琴上总是找不着调。没有专职的音乐老师、体育老师,也没有像样的操场,缺少基本的教具,这曾经是南部山区中小学普遍存在的窘迫状况。2018年8月,搬迁的大卡车载着古浪县南部山区的乡亲们来到了他们的新家园,一座新学校已经在这里等待着老师和学生们了。

新建的富民完全小学是从2018年开始招生的。新学校哪里都好,但在第一个学期,看着新配发的电脑,老教师刘桂文却有些发懵。以前在山里,刘桂文都是用纸笔备课的。

老教师变成了新学生,但只要教学效果好,孩子们喜欢,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呢?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教师刘桂文:“老师们的教学思路一下子打开了,孩子们的课堂接受能力也大幅度提高了。”

新学校的新设施让孩子们兴奋不已,但对高嘉欣来说,最让她欢喜的是学校里有了专门的音乐教室和专职的音乐老师。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志愿者教师杨亚卉说:“她非常喜欢音乐,但是她什么都不懂,不识谱子也不懂节拍,所以我就从最简单的1234567教起。”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学生高嘉欣说:“老师刚开始教我们,我们用了一两节课就会弹了,又开心、又快乐。”

最让孩子们惊喜的还是学校的大操场。在那之前,南部山区的孩子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操场。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校长朱世云说:“作为移民点新办的学校,当时我的印象特别深刻,这些孩子们第一次走到舒服柔软的足球场上面的时候,用他的小手去抚摸那些小草,去感受它的温度,好多孩子都躺到草坪上面开始打滚撒欢。”

孩子们第一次走上足球场的那一幕,至今在朱世云的心里难以忘怀。而最令富民完全小学师生难忘的时刻是在2019年8月21日的上午,在甘肃考察的习专程来到古浪县黄花滩生态移民区富民新村考察调研,他走进了这所小学校。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志愿者教师杨亚卉说:“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习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我转过去的时候,看到我非常激动,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孩子们当时也非常激动,看到之后,都是开心地叫着习爷爷。”

杨亚卉说:“听完之后,对孩子们的表演非常满意,他当时说农村的一个小学,孩子们能把《小燕子》弹得这么好听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孩子们从小就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原校长董胜业说:“他问喜不喜欢踢足球,已经踢了几年了,当得知孩子们非常喜欢踢足球的时候,就叮嘱我们一定要开办好这样的兴趣小组。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然后回过头来,说跟孩子们合张影,因此在那个位置留下了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孩子们欢呼雀跃,笑得像花一样,当时老师们也非常激动,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的谆谆教诲、殷切期盼,成为这座戈壁滩上的小学校里师生们不断前进的动力。

办好群众家门口的教育,让每个孩子都能全面发展,阳光自信,是近十年来我国在教育改革发展上不断努力的目标。富民完全小学的师生也努力向着这个目标奔跑。买慧君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她得知王生辉、王雨萱兄妹的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家中只有年迈的老人和两个孩子。

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出现的阶段性问题,近年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保护工作,对建立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作出决策部署。富民完全小学建立之初,就预留了一个房间,作为孩子们心理疏导的港湾。学校还派买慧君专门学习了心理辅导的相关课程,定期的家访和沟通是学校承担的对留守儿童进行关爱保护工作的内容之一。

甘肃武威市古浪县富民完全小学教导主任买慧君说:“陪他们一起做作业、陪他们玩耍,让他们感觉到身边有很多好朋友在帮助他,让他们参加足球训练。”

绿茵场上的拼搏渐渐让王生辉找到了自信的感觉。没有哥哥踢得好,让王雨萱有些失落。作为家里的第二个孩子,雨萱总要捡哥哥的旧鞋子穿,也让小姑娘有点难过。

买慧君说:“我在周末悄悄给她买了一双新鞋子,我说你试一试这个码适不适合你穿,她试一试很兴奋地告诉我:“老师,这个鞋刚刚适合我。”我说这双鞋正好送给你。孩子们都在旁边给她鼓掌,说这双鞋子就像是天生为你准备的一样。”

让孩子们“个子长得高高的,身体长得壮壮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习在富民完全小学考察时对老师们的嘱托。今天这所戈壁滩上小学校里的师生们一直将的话记在心中,向着这样的目标而努力。

杨亚卉说:“老师的意义就是想让他们从小有爱好,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阳光、活泼。”

学会了弹奏电子琴的高嘉欣,迫不及待地想让奶奶认识她的音乐老师。吹口琴,高嘉欣已经能找到感觉了,对这个爱好音乐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件无比美妙的事情。

2022年8月,12岁的王生辉第一次坐上飞机,飞出了戈壁滩。中西部青少年足球邀请赛在贵州都匀开幕。富民完全小学雏鹰足球队与来自全国九个省的200多名足球小将在绿茵场上展开角逐。他们获得小组第二的佳绩,王生辉获得了“最佳射手奖”和“勇于拼搏奖”。努力进取、快乐成长,正在这座戈壁滩上的小学校里成为现实。曾经那些南部山区里的生活对这些孩子来说已经成为历史。

仅仅数年,富民完全小学的师生们经历了从生活环境到教育环境,乃至教育理念上翻天覆地的变化。从2012年到2021年,我国义务教育在实现全面普及的基础上,仅用1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了县域基本均衡发展,努力满足人民群众从“有学上”到“上好学”的美好期盼。

2012年到2021年十年间,全国财政性义务教育经费从1.17万亿元增加到2.29万亿元。义务教育阶段建档立卡脱贫家庭学生辍学实现了动态清零,长期存在的辍学问题得到了历史性解决。全国义务教育学校生均体育运动场占地面积从7.3平方米增至8.2平方米,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从727元增至2285元,互联网接入率由25%提升到近100%。义务教育基本办学条件得到显著改善,特别是许多中西部农村地区办学条件实现了质的飞跃。

浙江农村校园足球种子计划:不识梅西 只爱踢球

他们很少看足球比赛,也不认识梅西等球星,对他们来说,踢足球,仅仅就是为了在运动中追求快乐。

2014年10月,杭州市黄龙体育中心发起的“足球种子计划”,分别在浙江省嵊州市剡溪小学、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小学启动,这是国内比较早的面向农村、偏远地区小学生的纯公益五人制足球培养计划。

从零基础开始,仅仅过去了半年不到的时间,这些二、三年级的小孩子们球技却已让记者一行人感到惊讶:脚弓传球准、带球绕桩稳、颠球球感好,这些基本足球技术动作已初见雏形。

“我们只能回家后在自家院子里对着墙踢,练传球,”新市镇中心小学三年级学生管泽铭说。在农村,这些孩子住得很分散,放学后鲜有聚在一起踢球的机会。

“中国城乡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平衡体现在方方面面,也包括校园足球。”黄龙体育中心副主任赵航波说,不带功利心,不为培养足球精英,“足球种子计划”本初是想普及足球运动、扩大足球人口。

除了资金以外,专业足球教练的匮乏让很多农村学校成为开展校园足球的洼地。正是基于此,“足球种子计划”将前上海申花和杭州绿城足球俱乐部成员带到了这两所农村学校,担任足球教练。有了专业足球教练,不少家长开始考虑送孩子去踢球。

家长和学校之间的共识正在慢慢达成。“前段时间几次大规模的流感侵袭学校,我特意问了‘黄龙足球队’的孩子们,几乎都没有生病请假的,踢球确实让孩子们的身体更健康,”新市镇中心小学校长孔鑫火说。

嵊州市教育体育局副局长王哲透露,今年足球已被列入嵊州市中考体育备选项目。考核方式是颠球,男生连续颠球25个满分,女生则是20个满分。

“效果如何有待验证。无形中也是在引导更多的家长支持孩子踢足球,而不是阻止他们,”王哲说。

然而,让很多体育教育工作者担忧的,还是踢球的时间难以保证。“足球场地问题其实不大,能不能把孩子从教室里真正放出来才是关键,”孔鑫火说。教育部门对班主任有优秀率和良好率的量化考核,考虑到成绩因素,放孩子们出去踢球很难。

这两所学校都不约而同地拿出了课间操的40分钟时间用作足球训练。为了增加训练时间,剡溪小学还特地在寒假进行了10天的集训。

“10天的集训非常有效果,孩子们的球感好了很多。”前上海申花俱乐部成员、剡溪小学足球教练叶晗说。

“当足球训练和现有课表发生冲突,只能让任课老师拿出课余时间给足球队的孩子们补课,这不是长久之计,”孔鑫火说。

赵航波说,他们还对学校的体育老师进行培训,在不少农村,许多学校的体育老师根本不会踢球。“所以,我们的‘种子计划’也包括教练种子,因为我们的教练下农村只有两三天时间,更多时间还得靠本校老师。”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丝丝甘露润 朵朵向阳开——世界儿童日一起看看大山里的那些花儿-新华网

世界儿童日到来之际,记者深入大江南北的偏远山区学堂,在时代的景深中触摸个体温度。

昔日的山区学校,教师留不住、学生往外流,而随着教育政策的红利释放,山区孩童物质生活改善、文化生活日渐丰富。即便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教师精心备课,隔屏不隔爱,山区儿童停课不停学。

教育的清风越过山岚,沁润了山区孩子的心田。承载未来的幼苗茁壮成长,朵朵花儿向阳开。

在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寨下中心小学,学生们在花田边玩耍(11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章站亮是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区春涛镇黄泥村黄泥小学的校长,全校只有20多个学生,大多是留守儿童。2018年,他刚到学校,看到孩子们都瘦瘦的,许多孩子因为住得远,只能带盒饭来学校吃,下课后有时饭都凉了。

于是,章站亮决定亲手为孩子们做营养餐。学校没有厨房、食堂,他就在操场生火做饭。“最怕下雨天,别说做饭,生火都难。”他说。

在江西省鹰潭市余江区春涛镇黄泥村黄泥小学,老师章站亮(前右)和学生们一起生火(2019年1月3日摄)。由于生火用的材料均是废弃的桌椅或者枯叶,点火后得不停用嘴吹气才能烧得旺盛。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2019年,章站亮和孩子们一直期待的厨房成为现实。当地教育部门给学校划拨了专项经费用于食堂建设,爱心企业也捐赠了厨房用品。如今,这个乡村小学有了一个设施齐备的厨房,燃气灶、烤箱、抽油烟机一应俱全,阀门一拧自来水汩汩流出……

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近三年,中国教育经费总投入年增幅均超过8%。随着农村学校硬件设施的改善,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在学校食堂吃上营养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听课,在设施齐全的操场上奔跑运动……校园,成为乡村最美的风景。

今年9月,新学期伊始,云南省怒江州兰坪县城区第三完全小学的学生们迎来了一堂特殊的“云端课堂”。

在三年级一间教室的大屏幕上,身在千里之外的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的老师,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为学生们上了一堂民间艺术课。

上课铃一响,学生们满怀期待地看着大屏幕,共同唱起了地方特色歌曲,用特殊的方式向远在北京的老师问好。一根网线,让相隔几千公里的师生打破距离局限“共聚一堂”,教室里不时响起阵阵歌声、掌声、欢笑声……

“从没想过北京的老师也可以给我们上课。”听完课后,三年级学生和淑洁兴奋地说。

怒江大峡谷里的“云端课堂”是我国推行教育基础设施信息化的一个缩影。2019年,我国小学每百名学生拥有教学用计算机台数已达11.4台,小学建立校园网学校比例为68.7%。随着新基建的推进,借助5G高速网络,大山里的孩子们将享受到更多优质教育。

从西非的科特迪瓦到东非的肯尼亚,中国援非的“万村通”卫星数字电视项目让当地儿童足不出户便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在太平洋岛国库克群岛,中国援建的学校让400多名学生不用半露天环境上课……一系列爱心援建让多国儿童发出“感谢中国”的心声。

11月19日,在新疆阿克苏市喀拉塔勒镇尤喀克博孜其小学,教师耿琴在教室里上课。新华社发

截至2019年底,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83.4%,比上年提高1.7个百分点,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4.8%。每一点细小数字的提升,都意味着有成千上万的孩子可以进入校园,而这背后凝聚着无数基层教育工作者的默默付出。

晨光熹微,国旗在操场上空高高飘扬,清风吹进窗明几净的教室。教师耿琴熟练地拿起消毒喷壶撒向教室每个角落,检查准备发给学生的口罩,之后打开上课课件。

11月19日,在新疆阿克苏市喀拉塔勒镇尤喀克博孜其小学,教师耿琴(右一)帮孩子们洗手。新华社发

耿琴所在的学校是新疆阿克苏市喀拉塔勒镇尤喀克博孜其小学,位于天山山脉以南。和许多学校一样,新冠肺炎疫情曾让这所小学一度停课。开学复课后,每天消杀清扫便成了耿琴的工作日常。

“绝不让一个孩子因为疫情辍学,更不能让孩子在校园被病毒侵袭。”校长王乐说,开学前,全校老师逐一给学生打电话询问健康防疫情况,做好每天健康登记;学校还准备了充足的防疫物资,确保学生安全。

在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新竹村新竹小学,校长罗长石带着拷贝了当日线上教育课程的U盘和新学期的书本,准备前往住在山里偏远村组的几位学生家里(2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在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新竹村,新竹小学的校长罗长石骑行在山路上(2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他要去最偏远的村组,给学生送当天的线上教学课程。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位于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的新竹村尹家岭村组,距县城上百里路。今年2月,在线教学开展后,由于通信信号较弱,村里几个学生线上学习成为难题。

为了帮助学生学习,当地教育部门安排人员连夜赶到村里,送来了几台电脑,新竹小学的校长罗长石则主动承担起了每天为孩子们递送课件的任务。

罗长石每天早早赶到学校,把当天的线上教学课程边播边录,然后拷贝到U盘里,接着就骑上摩托车,沿着山路把课程送到学生手中。每天往返山路20多公里,罗长石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骑手校长”。

在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新竹村,新竹小学的校长罗长石为学生郭仕钱送完课程之后继续赶路,去下一家送课(2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在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新竹村尹家岭村组,新竹小学的校长罗长石在学生郭仕钱家中,为他拷贝当天的课程(2月17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在江西省万载县高村镇新竹村新竹小学,校长罗长石边播边录当天的线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在特殊之年,山区的教师停课不停教,守护学生身心健康。疫情并未中断教学工作,全国各地保障学生“应学尽学”。

在国内抗疫复学稳步推进的同时,中国也积极向世界伸出援助之手。今年5月,尼泊尔加德满都谷地郊区民升学校的265位小学生收到了中国扶贫基金会捐赠的粮食包,缓解了部分因疫情封锁而收入减少家庭的生活困难。多国人士表示,中资企业和华侨华人踊跃捐款捐物支持抗疫复学,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守望相助的大国道义。

位于四川省广元市连绵群山脚下的范家小学是一所典型的小规模学校,仅有95名学生、15名老师。教室课表上除了国家规定课程外,多了乡土课程和项目学习。

每周三下午,在乡土课上,老师带领学生到田野山间采风、种菜,调查收集民谣、村庄遗迹,了解村委会如何为村民服务等。

四川省广元市范家小学的学生们课间嬉戏(6月9日摄)。新华社发(张可凡 摄)

在范家小学校门外的一片农田里,一排排用塑料罐制作的“自动滴灌装置”,便是乡土课的成果。今年6月,学生在田园劳作发现天旱少雨,作物需要取水浇灌,于是利用所学知识和身边的材料,制作了自动浇灌装置,既有效节约水资源,又减轻劳动强度。

在中国广袤的农村地区,素质教育与乡土气息、当地实际相结合的学校越来越多,农村孩子在家门口就能“上好学”“读好书”。

在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寨下中心小学,昔日教学楼前遍布杂草和黄土的十几亩荒地上,已绽放出一片花海。

为了更好守护这片绿,师生一起加入“护花使者”队伍,扛着锄头拎着桶,锄草、松土、浇水……“师生们共同的汗水浇灌了这片花田,因此大家都很爱护它。”寨下中心小学教师易梦晗说,种花能帮助学生了解植物的生长过程,还能提高他们的动手能力。

在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寨下中心小学,校长殷大福带领学生们在花田劳动(11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寨下中心小学学生在花田劳动(11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寨下中心小学学生在花海上美术课(11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彭昭之 摄

“学校开设的美术、十字绣、足球等兴趣小组,组织学生到花田边写生、采风、训练。”寨下中心小学校长殷大福说,课外课堂为每名学生敞开大门,提供了个性发展的平台,让孩子们在活动中体验、收获、感悟,形成良好的品德情操。

日前,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提出通过提高工资待遇、畅通职业发展通道、加强教师培训等措施,为乡村教师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和更好的育人环境。2018年国家督导评估认定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338个县,新补充教师共约22万人,其中,音乐、体育、美术、科学、信息技术等学科教师约4万人。

素质教育有了更多辛勤的园丁,山区的花儿也绽放得格外绚丽。(记者:姚子云、庞明广、郭杰文、高晗、吴晓颖)